刷臉支付硝煙四起 錢客多異軍突起


2019-08-31   來源:一卡易


隨著刷臉支付賽場硝煙漸濃,“大局已定”的移動支付市場正在醞釀新變化。

8月26日,微信支付在重慶智博會上發布了最新一代的刷臉支付硬件 “微信青蛙Pro”。不同于此前觀望跟隨戰術,“微信青蛙Pro”在雙面屏、互動海報等多個設計點上開始尋求突破。而在此之前,支付寶的刷臉支付硬件“蜻蜓”二代于今年4月推出,并處于“007”的研發和生產節奏中,爭奪市場的馬力強勁。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信號是,雙寡頭排兵布陣之外,監管也正在加緊進行頂層設計。在央行近期發布的《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中,特別提到“探索人臉識別線下支付安全應用,由持牌金融機構構建以人臉特征為路由標識的轉接清算模式”。

顯而易見的是,刷臉支付處于標準未定之下的賽跑博弈期:技術領先的市場參與者希望快速擴大行業份額,打通生態價值,甚至改寫格局;而監管則尋求從底層筑牢安全和規范的籬笆,同時又給予市場創新以適當空間。

為什么支付寶對刷臉支付給予全力投入和高額資金支持?為什么微信支付從被動應戰到開始主動加碼?監管今年以來對刷臉支付頻頻喊話又傳遞了哪些信號?刷臉支付到底是不是一個安全而劃時代的支付手段?

1、因何而戰

“有服務商已經把刷臉支付產品鋪到了監獄里了!”刷臉設備生產商和微信支付服務商錢客多的總經理于挺進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近幾個月來,于挺進明顯感覺到刷臉支付的升溫,來詢問的商戶增多,更多的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代理商。

去年12月,支付寶推出了首個人工收銀的刷臉機具“蜻蜓”,掀起刷臉支付競賽序幕。隨后其開始通過一系列投資參股打通產業鏈上下游:今年1月,螞蟻金服領投提供智能商用硬件及物聯網解決方案的“商米科技”D輪融資。今年5月,領投3D攝像頭生產商“奧比中光”D輪融資。而在此前,螞蟻金服與奧比中光已經合資成立生產“蜻蜓”攝像頭的子公司“螞里奧”。今年4月,支付寶在推出二代蜻蜓時宣布將在刷臉支付領域投入30億元。

對比來看,微信支付在刷臉賽道最初顯得有些“意興闌珊”。在支付寶推出“蜻蜓”3個多月后,其推出一代“青蛙”。但今年年中以來,刷臉支付逐漸成為微信支付對外傳播的高頻關鍵詞。類似于挺進這樣的服務商也加入到微信刷臉支付生態圈中來。

為什么二者對刷臉支付在最初表現出了不同態度?

根據艾瑞2019年Q1數據顯示,移動支付市場規模已達萬億,支付寶和財付通(含微信支付)市場份額分別為53.8%和39.9%,二分天下格局穩定,用戶群也幾乎固化。業界共識在于,微信作為社交軟件實時在線的特點保證了極高的用戶黏性,對于必須打開程序操作的“掃碼付”,具有先天優勢,這也導致線下支付中微信支付頻次占據優勢。

一位支付行業服務商對記者表示:支付寶提供的增值服務更多、更懂商戶運營,但這一優勢對于改變現有支付格局的意義有限。“如果能用刷臉改變掉一部分用戶掏出手機去付費的習慣,高黏性社交軟件的既有優勢就會大大減少,失去社交屬性加持后,入口面臨重新洗牌,對未來支付格局就可能產生影響。”

由于前微信和支付寶的刷臉設備都僅能支持各自用戶,一臺設備無法實現多賬戶兼容。這也導致刷臉支付對收銀臺占領的排他性變大。“如果占領一個收銀臺,意味著接下來的幾年內都會鎖死這家商戶。”該服務商表示。

在撬動格局變化之外,刷臉支付確實也符合阿里系一直以來的生態化運營邏輯。北京一位清算行業從業者告訴記者:阿里系在刷臉支付的布局優勢“糧草先行已久”,通過在酒店、餐飲、新零售領域一系列并購,為線上線下生態打通和商戶數字化運營提供了載體。

各方態度的不同,在于如何看待刷臉支付的價值。有市場參與方人士透露:如果把刷臉僅作為支付手段,其提供的價值則有限。這也是很多機構曾經或仍然對刷臉支付價值存疑的關鍵。“從成本上講,只有一種支付手段的成本到達另一種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才有取代可能。因此對于研發投入巨大、政策風險不明朗的手段,大多數機構肯定更樂于先等等看。”該人士表示。

2、刷臉的增量價值

從刷臉支付的價值看,首先是便利性。特別是在一些大型超市,其降本增效已經非常明顯。北京某大型連鎖超市提供的數據顯示,普通大賣場顧客結賬10件商品平均需要56秒,自助刷臉支付只需28秒。在節約人力方面,一臺刷臉機相當于1.5個收銀柜臺,按早晚班計算,可以減少3個收銀員成本。

一些特殊場景中,對刷臉支付確實存在剛性需求。于挺進告訴記者,比如在監獄、學校、工廠等一些不允許攜帶手機的場所,刷臉支付非常方便。此外,他也從業內反饋得知,老年人使用率在增多,相比條碼支付需要打開手機應用找到入款碼或掃一掃,刷臉在第一次操作后幾乎沒有使用門檻。

但在一些餐飲、便利店、水果店、服裝店等小型商業體中(也是“蜻蜓”和“青蛙”的主陣地),這種優勢就沒那么明顯。于挺進透露:如果不做促銷刺激,刷臉支付比例比較低,但遇到隨機立減活動就會達到百分之幾十的使用率。

雖然支付寶預計在未來三年中投入30個億完成刷臉支付的數字化改造(微信支付未透露具體補貼金額),但在補貼期后,如果除了支付之外提供不出新的價值,則很難占領商家寸土寸金的收銀臺。因此,問題核心還是歸結到刷臉支付為B端創造的數字經營增量。

有接近螞蟻金服的人士向記者透露:刷臉顯然只是入口、是工具,更重要的對商戶深層次觸達。收銀是第一步,然后是會員經濟,最終是生態全面激活。核心是實現兩個打通——包括刷臉支付和所有阿里經濟體的打通,以及刷臉支付和服務商體系的打通。

從這個意義上看,刷臉支付的商業價值遠高于工具屬性。記者注意到,今年4月“蜻蜓”2代推出時,支付寶即提出“刷臉即會員”,此后微信也果斷在會員體系層面加碼。有支付寶服務商透露:傳統會員注冊過程是需要領取、填寫信息,刷臉支付則不需要再報手機號或進入商戶小程序,比此前任何支付方式都更精準快速識別用戶。“一些商家傳統掃碼支付會員轉化率是3%,而刷臉是18%。” 該人士表示。

于挺進在線下和商家了解情況時發現:刷臉支付對于商家智慧經營確實誘惑巨大。“有了3D攝像頭,可以做更精準的會員營銷,甚至可以做分時客流分析、迎賓功能開發。”

多位市場人士提供給記者的數據顯示,目前“蜻蜓”2代的生產數量大約是20萬臺,“青蛙”市場存量數千臺,而“青蛙”Pro還沒有規模量產數據。

據一位華南地區微信支付服務商透露,微信支付在最初確實未全力投入刷臉賽道,更多是觀望。“但刷臉對商家運營的改變挺明顯。有的便利店在沒有裝刷臉設備前,微信和支付寶的線下支付比例是7:3,刷臉出來后變成了5:5。支付寶對刷臉是All In的,而且在數字化營銷上已經有驗證的數據,微信支付必須要應戰。”

在深圳一位移動支付研究人士看來,拋卻政策和技術成熟度上的考慮,上述玩法并不是銀行和卡組織等金融機構所擅長的,這也是刷臉支付壁壘所在。

3、安全效率博弈

必須看到,任何針對交易領域的創新技術均是在安全和效率之間尋找微妙的平衡點。生物核身雖然被認為是最高等級的驗證方式,但同時需要級別最復雜的技術做支撐。包括監管、市場、用戶的普遍關切均在于如何保證資金交易安全,以及如何做好生物信息的傳輸和存儲。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刷臉支付還處于幾乎無行業標準的發展狀態,跑馬圈地和技術賽跑格局形成后,激進的市場策略可能醞釀風險。記者注意到,今年年中以來,監管開始頻頻就生物支付喊話并加緊相關標準制定,一方面認可刷臉支付價值,另一方面則呼吁冷靜看待生物識別技術。

如果梳理政策層面,央行此前已經組織有關機構制定了一份《人臉識別線下支付安全技術規范(試行)標準》(簡稱試行標準),但該版本尚在調整中。一位參與制定上述試行標準機構的內部人士透露:監管對刷臉支付整體態度上肯定是支持的。不是說不發展,而是不要太快,要保障安全可控前提下談發展。其出發點首先是保證社會大眾資金和信息的安全,保證社會平穩。

如果從安全性上看,業界普遍認為,基于人臉、指紋等生物特征核身的支付手段從安全級別上高于單純數字密碼方式。從上述試行標準和央行科技司司長李偉近期撰文中可以看到,“人臉識別+支付口令”是監管認可的兼顧安全與便捷的實現方式。

但在市場實踐中,由于行業標準并未最終確定,目前支付寶和微信采用的均是首次使用時,通過手機號碼后四位數索引出數據庫中對應信息,與消費者人臉信息進行比對,實現刷臉支付。同臺刷臉設備第二次支付開始則僅刷臉即可,并不需要再次輸入數字密碼。但目前二者刷臉支付每次交易的限額不超過5000元人民幣。

在于挺進看來:如果每一次交易要先刷臉、再輸入密碼,那和傳統二維碼相比就沒有任何優勢。

從風控水平看,支付寶給出的數據顯示,通過軟硬件的結合,智能算法與風控體系綜合保證準確性和安全性,目前識別的準確率為99.99%。支付寶安全事業部總裁芮雄文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安全上看,首先支付寶所有的人臉數據是加密的;第二,即使拿到一些數據也沒用,因為沒有解密過程;第三,人臉信息存儲與其他信息完全隔離的。據其透露:目前支付寶賬戶被盜賠付率是千萬分之一,而且生物識別的資金損失率低于密碼支付。

而支付寶IoT事業部總經理鐘繇在此前接受記者采訪時亦透露:與監管一直保持了密切溝通,希望將自身技術儲備和探索讓監管有更深了解。

但整體來講,公眾對于新生技術均需要過程,特別涉及個人生物信息。據記者了解,目前支付寶(微信支付官方未公布)為打消市場疑慮,對刷臉支付交易采取了兜底賠付措施,即敢付就敢賠,為推廣掃清障礙。

不過也有行業人士對此持謹慎態度,前述深圳移動支付人士就認為:安全性的評估不在于支付瞬間,而在于整個產品的生命期。“現在市場基本都抓住了支付瞬時的安全性去宣傳。如果是傳統密碼泄露,你修改了密碼,這個產品周期就結束了,但是一旦人臉信息泄露呢?這不是兜底能解決的。”

但市場的熱情已經被點燃,參與者出于自身立場態度也明顯不同。前述華南微信支付服務商就表示:沒有任何一種交易方式能夠做到百分之百安全,包括銀行卡、二維碼,二維碼剛推出時也有很多質疑聲音,但這也可以倒逼巨頭去升級技術。

(本文轉載自中國經營網  作者:李暉)


熱門推薦文章
商家怎樣運用會員管理系統讓顧客擁有微信會員卡?
零售連鎖商超如何巧用會員管理系統?
這家店僅憑三招玩轉會員營銷!
98极速赛车